EN [退出]
仙鹤神针>中国新闻

陕西慕尚空间设计东西质量太差,各种加价,合同陷阱,拒不退首付款_陈凯歌:《无极》时的我很真实,不该戴墨镜

2017-12-13 22:13

不等你动手,陈凯歌的宣传团队就自己来开涮,将陈凯歌拍戏时的各种手舞足蹈搭配了新一代“神曲”《最炫民族风》病毒式散播在网络各处。这很容易让人想起2005年年底针对《无极》的那场集体狂欢式的嘲弄,陈凯歌就是那一刻从大师变成不可调戏的气急败坏者,遗留下的阴影直到今日仍未消散。但这场被动到主动的网络攻防,真标志着态度的转变么?谁能真正了解真相?这是陈凯歌在遭遇疯狂搜索和走进《搜索》后的感慨,这一次,他想努力打破那些环绕在他身上的迷思。

“我愿意当‘这么’一个大师”

不过两年前,陈凯歌做的是捍卫礼崩乐坏的道德人心的《赵氏孤儿》,我们的85后记者写了篇人物观察,他说,采访时导演手书了两大页类似“回答要领”之类的东西,江湖段子也一再传说陈凯歌对电子设备无感,而他对导演的认知是网络时代的传统士大夫,那么究竟是什么驱动陈凯歌从芜杂的网络切入,拍了一部“接地气”的作品,转变,其实有迹可寻,对了,这一次,导演没按提纲来。

南都娱乐:很多人觉得你选择“搜索”这个题材是想拉近你跟85后的距离?

陈凯歌:没有,我就是看了这个故事,觉得还可以。而且当下我是特别想拍这个现代题材。因为别人的事儿我也管不了,嗯,可是我又是别人中间的一部分。是吧?中国电影……是有外国人跟我说,让我有触动,他们就说,过去这十多年,你看你们中国也成为第二大经济体,可是怎么从你们的电影中间一点都没看出来啊?我说那成,我就聚焦一次吧,就把焦点调实了。他们老说美国是强权大国,我们从美国的电影里看到美国人是什么样的人,我们怎么从你中国电影就看不出来,看不见中国人。言外之意无非就是没有当下的题材。

南都娱乐:但当下有很多题材嘛,您选这个切入点真不是想证明您其实挺潮的?

陈凯歌:其实不潮啊,就跟现在说这个人会开车,哎,挺了不起,我感觉跟他当年骑自行车是一样的。换句话说,什么时代都有什么的生活方式。什么样的生活方式就决定了你会做什么,所以我不觉得特别潮,就正常。它给我提供方便。我有一个好朋友,叫薛蛮子,人在瑞士呢,我拿微信跟他说话,摁住说完话一会儿他就回信了,我觉得挺好。所以我觉得你们对我有一误解,就觉得我是一生活在古代,穿那个长袍马褂的人,其实太不是了。

南都娱乐:现在更多的人是说导演终于接地气了?

陈凯歌:嗯,过去说我是不食人间烟火,高高在上。我说就我这社会地位,还能称为高高在上?太不能了。

南都娱乐:有!以前都觉得您是大师,第五代的标杆嘛。

陈凯歌:榜样?嗯,那这确实是一种误读,对我的误读。

南都娱乐:但网络时代又把你消解不少。

陈凯歌:别消解,把我当成大师多好。(笑)我愿意当这么一个大师。

南都娱乐:或者这么说吧,网络是否拉近了您跟观众的距离?

陈凯歌:他其实不是刻意拉近,是还了我一真相。比如说你们今天看到的这个(《最炫民族风》恶搞视频),它肯定不是有意拍的,它也不是为了宣传上的想法拍的,它就是生活中我们纪录片组,“哎,导演在这儿,跟那一群人在这儿玩”,他就拍下来了。拍下来了他今天觉得能用上了,他就给拿出来了,放上网。其实都是一个自然的过程。

“有很多人告诉我特别喜欢《无极》”

不管陈凯歌如何解读,拍摄《搜索》这样的电影,注定要被人联想到当年网络对《无极》的那场大规模恶评,自《无极》后,陈凯歌这个名字,从神坛跌入人间,而且用了一种不甚美妙的姿态。昨日因今日果,电影是最好的宣泄出口。但有趣的是,相较于原著小说的暗黑系,陈凯歌把电影尽可能光明化了,人肉搜索更多只是一个缘起,但他依然坚持,过去的批评更多针对的是他的个人态度,而非电影本身。

南都娱乐:您会去网络搜索自己的名字吗?

陈凯歌:基本不会。因为我努力地告诉自己人要学会自嘲,不要学会自恋。

南都娱乐:但问题是搜索出来不见得都是好的啊?

陈凯歌:不见得都好。好的坏的都无所谓,对于我来说,我并不需要了解别人怎么看我,这个是我的看法。我只有在我的电影上演之前有这么一段短暂的时间跟媒体跟记者朋友接触,让大家了解我,或者让大家误解我,都没关系。但是我觉得最好的感觉是大家聊了一会儿天,就行了,所以我不太在意。我真不会搜,我知道有人特搜。搜出来的……而且为此还特生气,人要说得不好就疯了。

南都娱乐:有人是要锻炼自己的心智,把坏的全搜出来一遍遍看然后就宠辱不惊了。

陈凯歌:是吗?有这作用吗?

南都娱乐:据说有,您要不试试?

陈凯歌:我其实不用试,很难听的话我都听过了,一样的,所以不用试。

南都娱乐:您是说《无极》的阶段吗?

陈凯歌:不止《无极》吧,《无极》以前以后都有,从刚开始我拍《黄土地》的时候就有很多批评的声音。

南都娱乐:但《黄土地》赞誉非常的高。

陈凯歌:赞誉非常高那是后来。当时人家那领导都跟我说,我告诉你我要不是这职位我真不会看你这电影,什么玩意?我那年才三十。

南都娱乐:那时候领导这么说您,您是默默地忍受下来吗?

陈凯歌:不,我说你怎么这么说话?你干吗啊你?少年气盛嘛,跟领导对着干一下。

南都娱乐:不过《无极》似乎一直没有得到平反?玩着网络长大的青年更多是看着《无极》的恶搞视频认识你的。

陈凯歌:可是有特别多的人告诉我特别喜欢《无极》。

南都娱乐:是年轻人?

陈凯歌:年轻人。真的。有很多人这么跟我说的。当然我不会因为这个迟到的祝贺或者喜爱而高兴,因为对我来说已经没什么高兴不高兴的事了。但是我还是有点高兴(笑),为什么呢?就是说,人终于愿意把真话告诉你了,他就说那时候我们不敢说。

南都娱乐:为什么那时候不敢说?因为主流声音都是说不好?

陈凯歌:其实我觉得更主要的不是说电影,是说我吧。

南都娱乐:说您的态度?

陈凯歌:但你们不觉得那是一个多么不管不顾的、多么性情的陈凯歌,这错就错在我不该戴那副墨镜。这事,其实你反过来看是这样的,如果我特装孙子,说做得好,是吧,你们会觉得这人怎么这么这么假呀,对不对?你肯定是这样。

南都娱乐:要是您换一种方式去讲,比方说就像这次《最炫民族风》这样的,可能大家会觉得导演好有娱乐精神?

陈凯歌:不是,我觉得事是这样的,就是说既不要那么假,也不需要那么激烈,这反而是对的,这都是……我们在上电影学院的时候中的很多毒,电影是神圣的艺术殿堂……但我还是欣赏我自己那个直截了当的态度,比较好。

南都娱乐:您现在还能这样吗?

陈凯歌:嗯,我当然可以啦,我仍然是可以的,所以我就试图在跟你们聊天的时候努力让你们看到的是一个真实的陈凯歌,而不是一个经过包装或者说是工于心计的这么一个人,这样的话是我自己在误导大家,我愿意让大家哪怕批评我也看到真实的。

“我要骂人就用真名”

现在可以揭蛊了,你看的那段《最炫民族风》的恶搞,陈凯歌其实是在现场听着贝多芬第九交响乐玩着指挥,就像我们从“馒头”视频认识陈凯歌的85后同事,他还是觉得陈凯歌是传统士大夫,因为士大夫精通六艺,主动恶搞的陈凯歌反而证明了这一点。所有人都有他的固守。这吻合了陈凯歌拍摄《搜索》的真正意图——说到底是搜索人,搜索自己,我应该是谁,我应该是怎么样,尊重个体,可又不是说教。

南都娱乐:电影里有一个很重要的部分就是姚晨扮演的记者陈若兮那条线。媒体其实是有猜测的,觉得您对媒体是……

陈凯歌:有防备。或者有敌意的。

南都娱乐:对,或者说因为被伤害过的,所以有警惕心?

陈凯歌:我没这么想,我觉得没什么担心的,因为我对人没有恶意。我尤其觉得,当你拍一个电影,这电影变成一个社会产品的时候,你要夹带你自己的个人情绪,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我做不到。我觉得我对这个戏里面的所有人都有一份尊重,也都有一份爱。我说这些人物,即使是像沈流舒这样子的人。而陈若兮这个人,她很天真,她在跟资本、权力、财富对抗。她没有理想她不会这么做。我一直认为,尤其是做新闻记者,她投身这样一个行业,她都有一个劲儿,就是觉得我有这样一个理想。我要去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南都娱乐:这是您对新闻记者的看法?

陈凯歌:这是新闻工作者,尤其是社会新闻工作者的一个理想。我们都看过的,多少多少人都是这样。西方也好,中国也好。民国时期那些有名的报人。所以我觉得姚晨这条线,她的这个人物的命运非常地……有趣。我觉得起伏跌宕的。但是她在什么都失去的情况下,也能够说我要重新开始,这句话对我都有激励。

南都娱乐:电影看下来觉得导演更爱叶蓝秋,甚至有人评价说您其实就是叶蓝秋?

陈凯歌:是吗?不会吧,我绝对不会自杀,放心。

南都娱乐:那您担心这个网络时代人人都可能变成被人肉搜索的叶蓝秋么?

陈凯歌:如果说叶蓝秋有什么新意,无非就是说,如果不是因为她的生命中间发生了这样一件重大的事情的话,我指的是她的病痛,她可能这二十年、三十年这个白领就做下去,然后回头一看觉得百无聊赖,觉得我这一辈子就这么混过去了。正因为她遇到这么一问题,于是她七天享受了自己的一生。其实我鼓励的是,你应该按照你自己的方式去生活,你自己决定的方式比什么都重要。

南都娱乐:这样我就能理解为什么您要给叶蓝秋最后时间里这么唯美的爱情,不过有人觉得她不该在最后直接写出“我爱你”那三个字,该含蓄一点?

陈凯歌:一定得说。“说白了”是今天的一个特征,我就是爱你,那我就得告诉你。因为我觉得中国人文化中间的那种含蓄固然是美的,但是绕弯不好。我自己都觉得现在年轻人跟我们那个年代打死说不出口我喜欢你比,要直截了当,我告诉你我就是爱你,你爱不爱我是另外一回事但我爱你我要让你知道。我觉得这个直接挺好……中国人过去忒拐弯抹角了。

南都娱乐:不光说我爱你更直接,说我恨你骂你也更直接了,尤其在网络上?

陈凯歌:对啊,是这样的。我不是称赞姚晨吗?那天去做鲁豫的采访,我说姚晨是什么人?姚晨是人家骂她她也骂人家。我觉得这个也是对的。

南都娱乐:您能跳出来吗?

陈凯歌:我跳不出来。(憋着?)因为我是觉得,我不应该骂人,我骂不了人。其实我从小受的教育啊是一很野的教育,因为我太小就去农村了,我老跟人说我不是圈养的,我是……放养的。但是我也同时受到过去文化的影响,觉得要有涵养,你最好做观察者,你不要去直接冲锋陷阵,就这个是我对我自己的要求。你要让我就在网上跟人对骂起来,这事我做不到,我挺那个的。

南都娱乐:匿名呢?

陈凯歌:匿名的事我不愿意干,匿名的事我绝对不干。我觉得就是说,我要想干我就一定用实名,否则我就不做,这是我对我自己的要求,很简单。

【来源:南都娱乐周刊】

当前文章:http://www.ntrhxh.cn/c/20171012/ci64t28.html

发布时间:2017-12-13 22:13

大理四绝缆车  路由器桥接是什么意思  久久热最新地址获取  盛易  陈都灵快乐大本营内裤  许纯美为什么那么有钱  有哪些好听的吉他曲  咽喉炎最佳治疗方法  购物服装  夏天卖什么比较畅销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陕西慕尚空间设计东西质量太差,各种加价,合同陷阱,拒不退首付款_陈凯歌:《无极》时的我很真实,不该戴墨镜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西安慕尚空间设计装修技术差 欺骗顾客汕头关于感恩的作文